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邵氏文化研讨网

搜索
查看: 208|回复: 4

邵宏渊之冤?

  [复制链接]

175

主题

281

帖子

2382

积分

邵门金牌专家

Rank: 6Rank: 6

积分
2382
QQ
发表于 2020-5-15 18: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庆注:每每百度宏渊,均言宏渊小气、不顾大义,导致隆兴北伐失败。 但他又是中兴十三战功抗金名将,有很多邵氏家谱将他记为“中兴战功第一”。不援李显忠部确实不对,是否是他想援二不能呢?那么真相到底如何?摘录部分史资如下,本家门自己判断,还可以继续补充。(以下摘录固然偏颇,但目前百度出来的资料何尝不是偏颇呢?)

一、《廿二史札记》卷二十三 《宋辽金史》·  作者:国学智

       李显忠
  ……宿州之败,因破宿州时,显忠欲私其金帛,不以犒军,与邵宏渊忿争,遂致师溃。今显忠传乃谓宏渊欲发仓库犒军,显忠不可,只以现钱充赏,士皆不悦,遂致溃。一似显忠之慎重仓库,并无私意者。然论罪时,显忠之谪独重,则其激变非无因也。……



二、欽定四庫全書《宋史》卷三十五 《本紀》第三十五
孝宗三
……已卯,李顯忠責授清遠軍節度副使筠州安置。辛已命浙西副都總管李寶兼御營統制官措置浙西海道甲申右諫議大夫王大寶入對論移蹕以敷文閣學士虞允文為兵部尚書兼湖北京西宣諭使戊子放宫人三十人以蕭琦為檢校少保河北招撫使秋七月庚寅朔以虞允文為湖北京西制置使癸已以湯思退為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李顯忠再責授果州團練副使潭州安置。乙未詔宿州棄軍將佐奪官貶竄有差丙申太白晝見經天罷江淮宣撫司便宜行事乙已以旱蝗星變詔侍從臺諫兩省官條上時政闕失。丁未,詔徵李顯忠侵欺官錢金銀免籍其家。……


三、《宋史》卷三百七十四  ·《列傳》第一百三十三
     《胡铨传》
      …… 詔議行幸,言者請紓其期,遂以張浚視師圖恢復,侍御史王十朋贊之。克復宿州,大將李顯忠私其金帛,且與邵宏淵忿爭,軍大潰。十朋自劾。上怒甚,銓上疏願毋以小衄自沮……。



四、《宋史·列传》卷一百二十六
  李显忠
……时张浚开都督府,四月,命显忠渡江督战。乃自濠梁渡淮,至陡沟,琦背约,用拐子马来拒,与战,败之。琦复背城列阵,显忠躬率将士鏖战,琦败走,遂复灵壁,入城,宣布德意,不戮一人,中原归附者踵接。时邵宏渊围虹县未下,显忠遣灵壁降卒开谕祸福,金贵戚大周仁及蒲察徙穆皆出降。宏渊耻功不自己出;又有降千户诉宏渊之卒夺其佩刀,显忠立斩之,由是二将益不相能。……

五、《路逢故将军李显忠以符离之役私其府库士怨而溃 · 谪居长沙》
        作者:杨万里【1127-1206,字廷秀、自号诚斋野客,吉水南溪(今江西省吉水县黄桥乡洴塘村)人。他是南宋杰出的诗人,与陆游、范成大、尤袤齐名,被后人推为中兴四大家】
        贪将如中使,兵书不误今。
        只悲熊耳甲,谁怨褭蹄金。
        贾傅奚同郡,朱游独折心。
        书生何处说,诗罢自长吟。

六、李显忠(百科)
      1109-1177,本名李世辅。绥德军青涧(今陕西清涧)人。南宋抗金名将
      李显忠胆略过人,武艺超群。宋高宗初年,因延安失守,被迫仕金。后辗转南下,全家老幼不幸遇害,又投于西夏,借兵攻金。绍兴九年(1140年),再以兵破西夏铁鹞子军,回归南宋。累授招抚司前军都统制,数次抵御金军入侵。绍兴三十一年(1162年),金主完颜亮大举南侵,李显忠临危受命,主持淮西战事,以功升授太尉。隆兴元年(1163年),与邵宏渊等出师北伐,攻取灵壁、虹二县及宿州等地。但因二人失和,最终大败于符离,使北伐失败。战后,李显忠先贬后升,历授果州团练副使、浙东副总管、威武节度使、左金吾卫上将军、太尉等职。晚年志在退闲,以提举万寿观、奉朝请而终。
淳熙四年(1177年),李显忠去世,年六十九。获赠开府仪同三司。嘉定二年(1209年),追谥"忠襄"。






上一篇:古共谱《邵氏世系考》载“浙江有邵博后”
下一篇:多地邵氏有帝师传说,是鄞县邵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281

帖子

2382

积分

邵门金牌专家

Rank: 6Rank: 6

积分
23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7-14 09: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绍兴邵永庆 于 2020-7-14 14:37 编辑



可能出自   某东陵宗谱,待查

《抚慰邵宏渊败绩复迁统制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孟明败绩于殽函乃能相穆公而再霸诸葛丧师于街亭遂致走仲达于祁山故智士恒因败以为功而明王每以宥而赦过兹尔宏渊才迈夷吾识宗孝肃朕方寄以恢复之任征讨之权讵意同事不轨自相矛盾致有败师之衄彼则有罪卿也何尤顾上表以待罪实过愆之匪当今特迁尔为建康军都统制卿其矢心励志成补天浴日之功守砺山带河之誓书云德懋懋官功懋懋赏钦哉勅命
隆兴六年(1169)七月二十日之宝

《拜谢状》(邵宏渊)
建康军都统制臣宏渊谨奏为遵奉圣旨到任恭谢天恩事臣于隆兴五年三月初八日奉㫖提兵讨贼钦此遵不意
[ jiǎn跛、不顺利 ] 逄奸宄【[ jiān guǐ ]违法作乱】自相矛盾臣师败绩罪过擢髮不足以数讵意圣慈广覆曲施浩荡之恩不惟赦罪而反加以都统之职臣伏听之馀曷胜感戴啣结之至窃以建康乃都会之重地控六合之上游任莫重焉臣乃败军之将难以语勇一旦委而司之切恐上负圣恩下辱国体负罪不更深乎又承君命勿敢固辞自当誓死图报宁敢惜躯而忘圣恩之覆戴也哉臣临表无任悚惶之至特进呈奏 隆兴七年(1170)九月十一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281

帖子

2382

积分

邵门金牌专家

Rank: 6Rank: 6

积分
23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08: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长生:

論毀邵宏淵廟奏(隆興二年六月 周操)

聖王之遇①臣下,其功與過兩不相干,未嘗以罪沒人之功,亦未嘗以功而貰人之過。竊聞邵宏淵於紹興辛已逆[完顏]亮南侵之際,以孤軍激虜②於真州境,接戰連日,遂使揚州居民得免傷殘之害,所以真、揚兩州各為立廟。出於眾人之公頤,宏淵豈能以聲音笑貌致之?此宏淵之功不可掩者也。近宣撫使按劾宏淵於臨替之際,妄冒轉補軍中名目等事,責降於南安軍安置,此宏淵之罪不可貰名也。宏淵立功在前,得罪在後,兩者各不相干。今來臣僚為王方、魏俊戰歿乞立廟旌表,以激勵將來死事之人可也;至於欲毀拆宏淵廟宇,臣竊以為不可。若欲為王方等營一廟食之地,非有甚費,揚州豈不能辯?乃欲拆此以建彼,於激勸之道似亦未盡。所有揚州舊廟,乞免拆毀。其王方、魏俊廟,徑令揚州別與建造。《宋會要輯稿》補20之四六,又見嘉靖《惟揚志》卷三二。

一遇:《惟揚志》作馭。

二虜:下右引有騎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281

帖子

2382

积分

邵门金牌专家

Rank: 6Rank: 6

积分
23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8-5 17: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賜都督張浚審訂北討長䇿詔
比得李顯忠邵宏淵奏北討已令條具專委卿審訂卿
可更召顯忠宏淵并素有謀畧將校集贊議幹辦官等
將前項事宜宻加熟議彼之上將為誰可以當吾宏淵
角戰平野騎兵孰多既得中原何術以守儻盡長䇿朕
當親駕臨江督府移幕臨淮以督諸將成功有厚賞誤
國有顯戮若姑欲示敵人以聲勢使之知懼而不敢犯
[006-17a]
是亦一䇿二者必居一於此卿可宻奏來
   賜兩淮將臣李顯忠邵宏淵條具出師方畧詔
覽奏備見忠謀良深嘉歎但未知方畧如何方今將校
出亷隅者為誰可保不敢擄掠方今之兵㡬人出戰㡬
人留屯以備衝突兵出何道何處可先據險何處有粮
可因饋運當從何路援師當出何方既有成謀必非浪
戰可宻行條具仍須經都督府審訂以聞當從所請
   戒監司令所部不得重價折變兩税詔

朕祗荷高穹眷祐烈祖垂休獲承太上之慈訓修明治
道夙夜不敢荒寧比年以來五榖屢登蠶絲盈箱嘉與
海内共享阜康之樂尚念耕夫桑婦終嵗勤動價賤不
足以償其勞而部邑或弗知䘏使倍蓰以輕其直甚亡
謂也其令諸路監司嚴戒所部應民兩税除折帛折變
自有常制外當輸本色者毋以重價彊之折錢若有故
違按劾以聞當寘于法。
史浩 撰敕

注:李、邵主张北伐。文中赞二人素有谋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281

帖子

2382

积分

邵门金牌专家

Rank: 6Rank: 6

积分
23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8-5 17: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論毀邵宏淵廟奏(隆興二年六月 周操)
聖王之遇臣下,其功與過兩不相干,未嘗以罪沒人之功,亦未嘗以功而貰人之過。竊聞邵宏淵於紹興辛已逆[完顏]亮南侵之際,以孤軍激虜於真州境,接戰連日,遂使揚州居民得免傷殘之害,所以真、揚兩州各為立廟。出於眾人之公頤,宏淵豈能以聲音笑貌致之?此宏淵之功不可掩者也。近宣撫使按劾宏淵於臨替之際,妄冒轉補軍中名目等事,責降於南安軍安置,此宏淵之罪不可貰名也。宏淵立功在前,得罪在後,兩者各不相干。今來臣僚為王方、魏俊戰歿乞立廟旌表,以激勵將來死事之人可也;至於欲毀拆宏淵廟宇,臣竊以為不可。若欲為王方等營一廟食之地,非有甚費,揚州豈不能辯?乃欲拆此以建彼,於激勸之道似亦未盡。所有揚州舊廟,乞免拆毀。其王方、魏俊廟,徑令揚州別與建造。《宋會要輯稿》補20之四六,又見嘉靖《惟揚志》卷三二。
一遇:《惟揚志》作馭。
“邵使节祠”部将元宗、梁渊、张昭战死,立“三将军庙”,真州司法参军刘宰在《庙记》中写道:三将军以一身之死,易百万众之生,以胥浦跬步之地,为江淮数千里保障,吁!壮矣哉!


仪真胥浦桥三将军庙记
漫塘集卷十九  宋 刘宰 撰序

绍兴辛巳金人渝盟天子赫然震怒分命六将提重兵以扼淮之东西刘錡在东淮敌自顺昌之败慑其威名避之而西躬率鋭师济自涡口直抵江上于时淮民聚于维扬恃錡兵在前晏然寜居弗虑弗图赤白囊甫至敌骑已扣江津矣仓皇奔窜人不自保錡时对垒清河亦惕然有腹背之患然卒至道路无壅人心大和王师充还无害未几皂角林告捷敌用大创厥有由矣先是錡遣其将邵宏渊控仪真,敌骑西来,宏渊谓其偏将梁渊、元宗、张昭曰:“真为州四望如砥敌至惧弗能支胥浦距州五里虽广深不足云据浦断桥其庶几乎”三将军奉命慷慨介马疾驰,时宏渊所领二千而配三将者纔三之一敌以大军压之,军士愕眙莫有闘志,三将奋臂一呼,士气百倍。张将军屡衝敌阵为士卒先;元将军提军深入手枭敌将所向披靡元力穷陷阵。而张亦殒命流矢梁将军曰事急矣方将据浦自守而敌以骁将鋭卒乘之梁单马直前挟骁将归而鋭卒捷出忽断梁右臂臂已断而气不衰敌万衆驰突争欲剸刃梁回顾叱吒敌目眩胆落竟不复加兵梁顾援兵不至度终不可脱遂挟敌将堕桥下卒与俱死敌失骁将且伺城内犹有留兵谓向来数百骑不可当况过此者耶惧不敢前为之顿兵迟迴而淮民百万之衆已安流济江清河十万之戍亦缓辔入维扬矣是三将军以一身之死易百万衆之生以胥浦跬步之地为江淮数千里保障吁壮矣哉后虽上其事于朝宠被九京泽流后裔而庙貌阙然民怀其功报祭无所相与建祠丛薄间庳陋湫隘不足以掲䖍妥灵矧位下名微事久迹晦异时志地里以备职方氏之求而名字舛讹漫不可考前乎此郡守部使者念之未暇也今直华文阁韩公梴始自庾司来董漕事网罗放失知三将军功名之盛当与此州俱传亟命刋正地志且谓昔睢阳之守死者数万议者犹以其蔽遮江淮所为者大所全活者衆庙貌赫奕于今有光矧内无坚城之守外无亡矢遗镞之费而蔽遮江淮之功反有大于昔人者耶是宜尸而祝之社而稷之而庙貌若此予何敢不力爰饬攸司是筑是斵撤旧为新宏敞高明视昔百倍嘉泰改元之四月工告讫功淮民翕然凡在数百里内争走祠下既荐咸拜稽首愿有述焉谨识其成而遗以诗俾歌以祀
其辞曰
水之流兮汤汤逝者如斯兮人谁汝伤社稷千祀兮居民乐康神之功兮人其可忘桥之横兮东西神之来兮畴依牲酒苾香兮庙貌巍巍始自今兮神毋我违孰高其闳兮孰倍厥基神之安兮我民之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邵氏文化研讨网  

GMT+8, 2021-1-25 08:00 , Processed in 0.05862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Designed by 999test.cn & 邵氏文化研讨网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